安吉生活网-安吉人的网上家园!

AnJi365.com
提供安吉最新最全面的新闻资讯
安吉生活网-安吉人的网上家园!

社会治理重在基层

更新时间:2021-07-31 15:46点击:

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是上海急需解决的重要问题。今年,上海市委第一调查课题聚焦“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如何在社会治理中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如何解决特大城市的治理问题?如何有效激发基层活力? ...从即日起,本报将开展“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系列采访社会新闻滚动,邀请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关专家学者和上海一线工作人员共同参与解决这些问题。

“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关键在制度创新,核心在人。” “社会治理的重心要落到城乡社区。有较强的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社会治理的基础才会牢固。”……这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求和希望参加全国两会期间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在上海。

治理和管理有什么区别?政府的角色和定位应该如何转变?社会治理重心如何落到基层?

从“管理”到“治理”

记者:“管理”和“治理”有什么区别?

姚海彤:《管理》强调利用政府行政资源和方法解决社会需求和问题。而“治理”就是利用政府、社会、市场等资源协同解决问题。

龚德清:管理架构一般是垂直的,从上到下;治理是横向运作,统筹内外资源,联动运作。

孙超:实行管理的一方往往具有“垄断”权,执政党与被执政党是相互制约的关系。管理、人治占比较大,治理更倾向于法治。政府必须相信社会和群众有能力参与治理,并提供支持帮助他们实现。

记者:为什么要把“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

龚德清:我们一直习惯于靠人管事,用行政手段管事。人们给我打电话,我也有回应,但我经常不知所措。政府的权力和资源是有限的。如果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政府身上,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在政府身上,效果不会很好,人民也不会满意。动员社会力量共同治理,效果会更好。

孙超:如今,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多样化,社会需求多样化,社会人的等级结构越来越丰富。在一个社区里,有本地人,有外地人,也有外国人。原有的政府管理模式和组织架构已不能满足多主体的需求。在很多情况下,政府只能管一小部分,很多方面都管不着,或者管理不力。因此,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

记者:为什么社会治理的重心在基层?

龚德清:在社会治理体系中,基层是社会的单元细胞,是感知社会需求最敏感的触角,也是诸多社会矛盾的根源。基层是我们党执政的根基,也是力量的源泉。地基不牢,地动山摇。因此,社会治理的关键是夯实基层基础。站在发展新起点上,要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让经济发展成果更好地惠及人民群众,有效应对社会转型时期基层的各种问题和矛盾。这也是为了推进城市现代化进程。 ,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

改变政府的角色

记者:从管理到治理,政府的角色和定位将如何变化?

孙超:在社会治理的背景下,政府应该是社会需求的收集者、社会服务的选择者、社会服务资金的提供者、社会秩序的维护者。例如,政府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未来,养老机构由政府建设,养老标准由政府制定。许多具体事项将由社会组织处理。做得好不好,公众都会受到政府的评价和监督。

龚德清:政府是公共服务的提供者,接受社会的判断和监督;它不是公共服务的提供者。政府要依法施政,不得越位,不得滥杀滥伤。政府也要学会转移空间,组织社会力量做很多事情。

姚海彤:政府部门还是有一种心态和现象,心有不甘,不愿放手。事实上,有时我们的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没有解决矛盾,让社会组织去做,反而做了。

记者:在治理过程中,社会协作是否比政府单打独斗更有效?

姚海彤:社区里很多事情,比如养狗、环保、违章建设等,政府管不了,管不了。但通过自治和共治,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社会组织、社工、志愿者都有自己的工作方式和语言体系。在很多情况下,人们愿意听他们说的话,并且他们被说服了。

我去基层调研的时候,听说过很多这样的案例。在某社区,有一位老阿姨多次上访要求拆迁。政府花了很多精力想了很多办法,但还是没能解决。后来,社会组织的力量介入了,社工来找老阿姨聊天。老阿姨不仅说她对拆迁的不满社会新闻滚动,还说到女儿和女婿对她的不孝,女婿一直找不到工作和其他不满意的家务。社工帮女婿找了份工作,家庭气氛开始融洽,老阿姨的心情也逐渐好转。社工又明白了原因,又给她解释了拆迁政策,她长久以来的心结慢慢解开了。随后,社工动员她参加社区文体活动,让她成为社会组织的志愿者,接听群众电话。

政府办事办事,注重法律、制度、规则;而社会组织和居民自治组织则要善用道德、亲情、伦理,帮助人们调整心理模式,修复家庭关系。老上访者变成了志愿者。这就是自治和共治的力量。

激发社会活力

记者:上海有很好的基础,在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方面做了很多探索。但也有人认为上海政府“太强了”。一个过于强大的政府会抑制社会的活力吗?

孙超:社会治理创新可以借鉴国企改革和自贸区建设。国企改革着力激发企业活力。在自贸区建设中,应当列明负面清单,减少政府不必要的管理和干预。很多领域变化的核心在于激发活力。社会治理和基层建设也是如此。要激发社会各方面的参与活力。

龚德清:目前,居委会作为居民自治组织,承担了大量的行政事务,缺乏开展自治的能力和空间。在共治方面,政府、社会、市场的联系不够充分,存在“剃头挑头”的现象。党政机关相对火爆,但公众参与积极性仍不足。降到第 5 版

(续第一版)

孙超:在基层社会治理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建立多方参与决策的机制。例如,如果某条街道缺少公交线路,人们坐下来与政府职能部门沟通,看看是否有条件开设新的公交线路。条件成熟了就可以开办了,不成熟的人一定要知道,老百姓自己去淘汰这个需求。这样,就可以消化很多不同的意见。过去,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困惑:人民不明白政府想做什么来造福人民;政府不能做人民想做的事,没有及时反应,所以人民大声喊叫,容易引起冲突。

姚海彤:现代社会很多矛盾和问题是复杂的、专业的。基层服务的对象也多种多样。应提高居委会和村委会的自治能力,而不是将行政任务分层。同时,基层工作者和社区干部的素质和能力也有待大幅度提高。

记者:如何从法律和制度层面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

龚德清:基层应该怎么做,怎么做?一定要做好顶层设计,让大家各司其职。一些系统需要改进。例如,《街道办事处工作条例》是1990年代制定的,应根据当前的新形势、新情况进行修订。特大城市街道的职责和功能是什么?是一级政府吗?还是政府机构?需要明确的是,是后者,由街道承担协调、服务、动员、监督等职责和任务。街道行政执法权、专业管理权等,应移交给上级政府和专业部门。

孙超:社会治理要走上法治轨道。公共事务谁提出,怎么讨论,怎么投票,财政怎么给钱,执行好不好谁来判断,怎么监督,都需要在法律和制度层面进行解释和界定。